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交院要闻 >> 正文

【平顶山晚报】鹰城青年刘凌宇:航行在“海上丝绸之路”

日期:2019-11-08    作者:    编辑:主站内容     编号:​S19069-189    来源:     点击:

本报记者 王春生

茫茫大海上,驾驶着万吨巨轮劈波斩浪——这是9年前市二中学生刘凌宇的梦想。

现在,他的梦想实现了。27岁的刘凌宇现在是一名职业海船驾驶员,并已升为远洋货轮上的二副,每年有一半以上时间与大海和万吨巨轮相伴,到访的国家已有20多个。

刘凌宇常年航行的线路,是往返于中国与非洲、欧洲之间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也是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4月,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刘凌宇参与制作、录制的新闻短片“我和一带一路”, 在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今日关注栏目官方微信平台推出,展示了他作为一名远洋船员的风采。

看新闻看出来的梦想

梦想的萌发,始于央视新闻。

2010年高考前的一天晚上,刘凌宇在家看新闻联播,一则国务院令要打造海洋强国的消息让他怦然心动。

“我当时看到这一消息就很激动。我感觉国家这么重视,以后远洋运输的前景肯定会更好。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梦想,就是将来成为一名远涉重洋的海员,驾驶着巨轮去感受世界的美好。”11月4日上午,在市区姚电大道东段阳光小区的家中,回平度假的刘凌宇回想当初,仍然抑不住兴奋。

当年填报高考志愿,刘凌宇坚定地选择了武汉交通职业学院航海技术专业。很快,他接到录取通知。

“其实,这个选择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刘凌宇说。他谈到上初中时去青岛游玩,第一次见过大海时的情境。

“我第一次看到大海就对一望无垠的海面产生特殊的情感。我觉得大海很神奇,外面的世界很新鲜,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他说。

刘凌宇的父母当时都在平顶山煤机厂工作,谈及孩子当初的选择,父亲刘永和说,孩子想报这样的专业,他一开始也很吃惊,“家里人都没接触过这一行。海上风大浪大,很危险。”

父亲虽然也担忧,但很快转变观念,“他有自己的梦想,敢于尝试,我们应该支持他。事实证明,孩子的选择是对的,我也为他自豪”。

2010年秋天,刘凌宇到武汉上大学。

“学好这个专业,真的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刘凌宇说,在校期间需要学习的内容很多,包括航海学、海洋学、天文与气象、航线设计、雷达等知识,还要学习航海仪器、船舶操纵、船舶管理等。作为涉外专业,英语、国际法规及航海标准通信用语也要掌握。他对自己的专业有很深的理解:“这是一个非常系统又有挑战性的专业,不下苦功夫很难学到真本领。”

梦想实现:驾驶轮船去非洲

2013年,刘凌宇大学毕业。由于在校期间勤学苦练,他得以率先进入国际航线的船上实习。一年实习结束后,他于2014年被推荐到江西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授课。因为执着于航海梦想,在执教一段时间之后,他离开学校,于2015年进入南京德运船务集团有限公司,从一名教师成为一名普通水手。

2017年12月,刘凌宇有了驾驶巨轮远航的机会。公司购置的世界首艘海骆驼型48500吨级远洋货船——德信轮,从江苏镇江船厂码头出发,踏上了“一带一路”的征程。作为轮船三副,刘凌宇开始了属于他的首次远洋航海之旅。

“这对当时仅25岁的我来说,不仅是一份荣誉,也是一次宝贵的经历。”刘凌宇说,德信轮目的地是西非喀麦隆经济中心杜阿拉,货物中有车辆、设备、工程装备及建材等,由在非中资企业与非洲当地客户订购。

在这次长达一个月的远航中,他与船上的大副、二副每天分时段轮流驾驶,出东海,走南海,穿越马六甲海峡,进印度洋,绕过南非好望角后再一路向北,又经过约4000公里的航行抵达目的地。整个航程有一万多公里,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远洋航行。

“从国内出发时是冬天,到达处于热带的喀麦隆时,短短一个月内我经历了四季变化,这种时空的剧烈变化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刘凌宇说。

船到喀麦隆,眼前的景象让他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你所接触的人都是不同的肤色与面孔,他们有着另一种生活方式,讲着不一样的语言,生活在造型奇特的城市里,所有的一切都很新奇。”

如今,刘凌宇沿“海上丝绸之路”抵达西非沿岸国家的远航有4次,抵达红海、地中海等地的远航也有六七次。

远航尽揽海洋美景

长时间的远航和海上生活有苦更有乐。

刘凌宇回忆,有一次冬季出海,遭遇海上12级大风,“五六米高的大浪劈头盖脸拍过来,把几万吨的轮船拍得来回摇晃,晃动幅度在40度左右,船上很多物件包括凳子、书架、冰箱全部摇倒。倒了你也不能扶,扶起来还会倒,直到轮船驶出风浪才安静”。

“我们吃饭用的都是钢碗,不能用瓷的,否则遇到一次大风浪,全没了。”他说。

不过,刘凌宇谈得更多的是海景的美好。“大海上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我时常为大海的辽阔壮美感到惊叹!”他说,当船行到大洋深处时,头顶上是无垠的天空,脚下是深不可测的大洋,那种海天一色的感觉非常奇妙。同样让他奇妙的,是船行在深海时,会遇到很多可爱的鲸类动物,“海豚在船头引领着往前走,它不是在船两边伴游,而是在游在船头,速度非常快。有时,成群的鲸鱼在海面上喷水雾,喷的不是水柱,看上去雾蒙蒙的,很美”。

“赤道地区常年无风,一望无际的海洋无一丝波澜。海面平静得像镜子一样,没有褶皱,如蓝宝石一样晶莹透亮。夜里能够观测到地球上最多的星座,是真正意义上的繁星满天。赤道地区海水富含水生物,轮船驶过扰动海里的浮游生物,产生淡蓝色的光,就如凡·高名画《星月夜》一样,非常美。”谈起远航的美景,刘凌宇滔滔不绝。

“比起远航的美妙感受,吃的苦根本不算啥。这正是我热爱航海的魅力所在。”刘凌宇说,“我觉得航海是一份幸福的职业,也是一个勇敢者的职业。”

在他看来,职业海员会面临一般人很难遇到的困难,毕竟当一条船航行在海上时远离支援、远离救援,“我们所熟知的110、119、120在海上都没有用,一切都要靠自己”。

“china”“ni hao” 海外感受祖国强大

刘凌宇直言“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他至今已去过20多个国家,不但了解不同国家的文化风俗、奇闻逸事,也结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

“非洲国家与中国有着深厚的传统友谊,我常常被浓厚的友好氛围所感动。走在外面遇到当地人,他们或一两个,或三五成群,总有人热情地上来打招呼,说着‘china、china’或‘ni hao’,以至于我与同事们经常说,我们在国外都有一个响亮、共同的名字‘你好’!”

随着“一带一路”在全球的影响日渐增大,刘凌宇感觉作为一个中国海员越来越自豪。他十多次往返于“一带一路”沿线的亚非欧国家,所接触的很多外国人一听说是从中国来的,都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中国近年来的发展。

有一次在出航至伊朗,停泊期间外出购物,他在过马路时都能见到热情友好的当地民众打招呼,甚至有人落下车窗向他招手。“这种热情的场面让我体会到了一种当‘明星’的感觉。”他说。有一次在水果店买水果,结账时老板得知他是中国人,特意又向袋子里塞了两个橘子,说:“中国人是我们的朋友!”

对于远航中的安全问题,刘凌宇说,世界著名的水道亚丁湾是连接亚欧的交通要道,由于索马里局势动荡产生了臭名昭著的海盗,各国商船从此通行都胆战心惊。为此,中国派出军舰在该区域护航。“亚丁湾我走过几次。随着我国在该区维和力量的常态化,地区动荡局势正逐年改观,该区域年遭受劫持量正不断减少,地区安全形势正稳步提高。这些都是我亲眼看到的,以前那种提着脑袋在这里航行的感觉逐渐消失了,祖国的强大使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都能感觉到祖国就在我身边,我为此而感到自豪。”

去年,刘凌宇升为二副,明年经过几个月的培训,还有望升职为大副。谈及今年4月在制作的新闻短片“我和一带一路”,他称那是他从事海员职业以来最荣耀的时刻。

“能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作贡献,为发展中国家间的互相交流与共同繁荣作贡献,我真的很荣幸,也很幸运!”刘凌宇说。

回平度假这段时间,他说最高兴的事就是听说我市正在进行沙河复航建设。“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知识和技能,为家乡的航运建设做点事。”他说。





上一条:团省委讲师团走进学校开展“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宣讲活动


下一条:党委书记参加团例会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