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典型人物 >> 立德树人 >> 正文

【典型 ▪ 人物】金旭东——机电工程学院校企合作的拓荒者

日期:2019-02-25    作者:    编辑:主站内容     编号:2019-02-13    来源:     点击:

记者 沈晶  通讯员 熊志康

   “戴长忠,你的专业技能掌握得不错,马上实习就业了,选好企业了么?今年隆中控股集团有5个人才储备干部指标,我全部拿下来了。这个平台起点很高,对你们以后的专业发展很有好处,想推荐你去。”

说话的是机电工程学院实训教师——金旭东。和学校所有实训教师一样,设备和学生是他主要工作对象;也和所有实训教师一样,一个实训室就是这十几年岁月在工作中的所有注解。但不一样的是,每年毕业季,他都会推荐学生到一些企业工作,十几年如此;不一样的是,现在到机电工程学院校企合作企业去,一些企业的人事经理和校友还会问,金老师没来?当地政府有关部门的领导会说,我们这里的企业的大门是你们金老师敲开的啊!

一个普通的实训教师怎样去敲开陌生企业的大门,赢得尊重?

事情要从2006年说起了……

迎难而上

当年,校企合作育人机制不够完善,人才培养的针对性不强,学校“2+1”办学模式落实不够,再加上1600名学生即将进入企业实习就业,开拓足够的校企合作企业迫在眉睫!受领导指派,金旭东老师来到制造业发达的浙江玉环寻找合作企业。此时,正是玉环地区各企业招工的淡季,企业岗位、人员相对饱和;加之之前合作少,企业对学校不了解,工作难度很大。人生地不熟,只要从路上的广告牌看,企业貌似不错的,他都上门去一家家地敲,去拜访。就这样在几天时间里,当时浙江玉环县的七大工业园区,近70多家企业留下了他的足迹。

“平均跑6至7家单位,才有1家有可能要人,还要看岗位与我系专业是否对路,我系学生是否有发展等。就是这样,与有兴趣培养我系学生的企业合作,我跑得次数就更多,基本上,都要有个4到6次来回,才能将学生实习及就业的协议彻底搞定”回忆起这段经历,金旭东老师说。

经过这么一个摸石头过河的过程,从失败中积累经验,寻找学生实习及就业的单位,才慢慢有了效果,先后搞定2个集团,9个公司。最终,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开辟了11家企业,共接收机电工程系学生147人。

为尊严而战

当年,在浙江玉环开展校企合作的企业的学校很多,有武汉、四川的一些机电学院,还有安徽的一些职业院校,本科、专科、中专、技校的都有,鱼龙混杂,但有些学校的老师,对企业不是很负责任,学生大多也吃不了苦,所以当地的企业都怕接受大学生作为员工,认为他们专业不过硬,还不稳定。作为一所陌生高职院校的师生,当时受到的更多是当地企业怀疑、不信任的眼光。为了在玉环站住脚,给学生创造就业条件,为了学院的尊严,金老师带领学生在陌生的玉环赢得了企业认可。

坎门机床厂当时是是玉环地区生产数控机床企业的龙头老大,中国数控机床企业十大品牌之一,台州市著名商标,也是金老师的重点联系企业。为说服企业接收我们学校的毕业生,他前后去了企业不下10次。前两次,企业老总对学校没兴趣,不见。他拐弯抹角找了老板娘,老板娘当着厂里员工的面,轰了他两次。金老师说,当时自己感觉很没面子,但为了学生实习就业,只能坚持。当时该厂和成都的一家本科的机电学院签了培养学生的合同,作为该机电学院的实训基地,来了两批学生,有40人,厂里所有的技术力量都上去了,培养了1年,但最后只剩下3名学生,这个学院的带队老师最后也不辞而别,厂里上上下下都对这个事,深恶痛绝。软磨硬泡多次沟通,企业表示最多接收15人到企业实习就业;将学生送到位后,企业张总还说:15人都嫌多了。因为他觉得我们的学生没有那些本科生好。

企业对我们的学生不重视,待遇都很差。厂里经常停水,因为是在海岛,淡水在当地很紧张。当时在厂里,学生们都还不是正式的合同工,也没给学生们发工作服,学生们就穿着自己的衣服上班,经常有油污粘在衣服上,没办法,没有水,还是要洗衣服,只有跑到海边用海水洗衣服。吃也不习惯。金老师经常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与同学们一起为尊严而战。3年后,坎门机床厂余下的9名同学,赢得了企业的信任和认可。企业张总再见到金老师后说:“前段时间,我确实没有重视你们的学生,但学生们都挺能吃苦,全厂上上下下都认可你们的学生,我们就是要这样的学生”,希望和我们继续合作,形式可以多样化。这样的从看不起,到赢得口碑的故事,在玉环很多企业都发生过。

用爱滋养

在走访企业这一过程中,困难险阻是不可避免的。不仅仅有工作上的困难,更有人身安全上的问题。当时玉环地区社会治安很不好。记得有一次,在一个很偏僻的工业园区,三个社会青年跟了他几条街,最后把他堵在了一家小餐馆里,还是手机里存的当地一位的士司机的联系方式救了他。学生方面,远离家乡,完全陌生的环境,生活上不适应,伙食不习惯,水土不服;企业不了解、不认可,都还带着“有色眼镜”。有些个别企业甚至故意压低待遇,想逼走他们,同学们的思想包袱可想而知。为此,除了经常召集同学们谈心谈话,到企业去巡视,跟踪他们的工作情况,还在生活上关心他们。

一个学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下午下班后,一直不讲话,晚上8:30吃饭,搞了一杯白酒,一口喝了,后来学生负责人报告到老师这里来,该同学,已酒精中毒。金老师马上送他到玉环县人民医院的急诊室,从晚上9:30一直到第二天凌晨3:00左右,才将该同学抢救过来。

有个企业的11名同学,刚从学校出来,身上没带多少钱,家庭条件也都不好,出来的时候都不准备向家里要钱了。为了节约钱,他们自己选了一位生活委员,每人每月出50元,一共550元,管晚上的那一餐,早餐及中餐自己解决。有的学生白天就吃一到两个馒头,晚上不管多晚,都要等同学们从各个分厂回来,到齐后才一起去吃。他们总是到一家湖北老乡开的店里,什么菜便宜,就吃什么菜,11个人围一圈,一共才吃3个菜,很难见到荤菜。金老师了解了这个情况,有一次就私下里找店老板炒了两大碗荤菜,端给他们,劝了他们好半天,都没人动,没人去吃。还有个学生笑金老师说:是不是老师怕我们吃不了这个苦啊,这样我们给老师点面子,吃肉。学生的自强,师生的情谊让店老板都不禁动容。他私下里对金老师说:这些学生自尊心很强,都是老乡,我们不赚他们的钱,饭管饱,菜的料上足。

金老师说:“作为一名普通老师,当年受到领导安排,进入玉环地区,与各企业直接打交道,看到这些学生们的就业状态,个人吃点苦,不算什么,只是给学生开一扇窗而已,而真正代表学校形象,为母校争光的是这些能吃苦、肯拼搏的学生们。每次想到当年第一批进入玉环各企业实习就业学生们的艰难创业经历,就觉得心中应该有一份责任感!”

2006年后的10年间,从浙江双环传动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与我校合作开办订单班——“双环班”开始;随后,机电工程学院与浙江双环传动机械有限公司合作共建“双环传动机械学院”;到现在,浙江玉环县与学校签订校地合作协议,实现校地全面深度融合,浙江玉环成为了学校人才培养的好伙伴。武汉交通职业学院与浙江玉环,跨越近千里的关隘与桥梁,山川与江河,合作育人的手握得更紧。当年的那批毕业生,也多成为了玉环企业的骨干。武汉交通职业学院也因为他们成为了当地的口碑所在。





上一条:【金课堂】“金教鞭”周敏的趣味课堂


下一条:【典型▪人物】艺术学院李爽副院长的一天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