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菁菁校园 >> 正文

真正的成长

日期:2016-03-16    作者:    编辑:    来源:     点击:

我蹲在路边,看着一群蚂蚁列队而过,按照常规的说法,快要下雨了。但是现在阳光灼热,天空干净得像一大块蓝玻璃。我猜这是一队离经叛道的蚂蚁。我仔细观察着每一只蚂蚁的行动,除了举着的东西,它们的一举一动几乎一模一样,连移动的路线也没有一丝偏差。但是每一个蚂蚁都兢兢业业地工作着,精神饱满,动作整齐划一,并不自觉无聊。

我原本想猜测一下蚂蚁的分工,可是现在看来,它们的工作似乎只是重复,千篇一律的工作是不值得研究的。“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但就在我做出这样的论断的时候,我在心里却下意识地,自作主张地给他们安排了一个位置,这三只最前面的是侦查兵,中间靠前的和靠后的是保卫部队,最中间的是运输大队······

我觉得这样的工作很有意思。没有难记的公式,庞大的数据和复杂的结构,不用动手也不用动嘴,一只像模像样的队伍就在我面前组织起来,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工作。尽管它们很小,小得一条小水沟就可以阻断它们的去路,小得只需一脚就可以让它们全军覆没,小得只有我这样无所事事的人才会发现它们的存在。如果没有我,它们可能永远无法知道自己原来是这样一支齐整的队伍。我突然想起来,我并不是无所事事,我现在要去上课,而我现在居然在思考这队蚂蚁的人生。

我正蹲着身子聚精会神地观察,一声鸣笛突然划破天际,发动机的轰鸣声在我身后响起。一阵汽油味的热风在我面前呼啸而过。我一惊,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在一阵灰尘中,我看到一辆漆成黑白色的摩托车咆哮着远去,上面载着一个头发染红的少年。我感到一阵眩晕,低头发现蚂蚁的队列已经被截为两段,车轮在地上蹭出的灰色痕迹里,躺着几只蚂蚁支离破碎的尸体。

我要去上课了,我疲惫地走进校门,这个时候我的头脑里应该是迟到的时间,早上要上交的作业和本周的复习安排,可是那一群蚂蚁又在我的脑海里排成队伍,然后被一辆不看路的摩托车碾成两段。我居然为几只蚂蚁感到难过,仿佛躺在车辙里的尸体是我曾经的战友。

有人在跟我打招呼,我们并排在校园主干道上走着。这是一条很长的路,在我们的前后有数不清的同学像我们这样走着,从很久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有人从这里走进来,也有人从这里走出去,走到无边无际的人群中。路的尽头是整个学校最大的建筑教学楼,像一堵巨大的墙。有老师骑着脚踏车从我身边经过,我注视着他转动的前轮,想知道上面有没有沾过某只蚂蚁的热血。

站在教学楼的窗前看,主干道上行走的人们变成了另一群蚂蚁。只不过是一群比较聪明的蚂蚁。我也只是他们中的普通一员。在学校这样的地方,我们每天重复相同的时间表,重申相同的目标,就像蚂蚁做同样的工作,走同样的路线。“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也许我们现在并不幸福,重复甚至是痛苦的。但在这个庞大的世界里,在我们找到自己的位置之前,对于渺小的我们,重复与忍耐,是我们保护自己的方式。

我望着那些蚂蚁一样的人群,想象有一辆暴虐的摩托车从中间碾过。在这里当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在我们不知道的时间,不知道的地方,时刻都有渺小的个体被视若无睹的碾过。微小如我们,无论怎样保护自己,也许下一秒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打倒。

然而就像那群蚂蚁一样,在战友死去的地方,其他的蚂蚁又把队伍连接完整,继续向自己的目标前进。也许只有那时它们才可称为一支真正的军队。也许那时我们才能真正地成长。

15会计(6)班 卢义娟





上一条:儿时的年味


下一条:要有多勇敢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