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菁菁校园 >> 正文

一箱,一生

日期:2012-02-22    作者:    编辑:    来源:     点击:

第四届“听枫杯“创意写作大赛获奖作品

一箱,一生

11级国航(1)班 全晓丽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现在的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只能去摸,硬邦邦的四壁,很光滑,木匠的手艺还真是不错。下面是软绵绵的一层,我细细的抚摸,有扣子,有口袋……嗯,该是蓝色的那件中山装才是。我眯起眼睛,他的笑脸出现在我眼前,真的是蓝色的中山装哎!真帅!他的手不断的靠近我,抱起我就往那大腿上一放,俯下身就用尖尖的像小草般的胡须扎我,引来我一阵阵笑声……我还能去听,外面似有轻轻的脚步声,近了,又近了……“咚咚咚”“咚咚咚……”…“快出来了,快出来了……老是呆在里面会闷坏的!不出来啊,那我来啰……”一道刺眼的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睛了,我小嘴一噘:“大老虎,讨厌啦!抱……抱。”“好咧!”

软软地趴在他怀里,偷偷地瞥见那个我呆了半天的衣橱,上面的老虎印花仿佛还在嘲笑我,我朝它扮了一个鬼脸,闭上眼,时间就那么一晃而过了。

“来……干杯!新年快乐!”

门外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伴随着浓浓的火药味迎来了又一个欢乐的新年,他仍是端坐在正堂,笑眯眯地看着满屋的儿孙。品一口茶,绽一个笑容。听一声祝福,得一个乐的开怀。“爷爷……新年快乐!”“好!晓丽啊,去把爷爷压在箱子底下的钱拿来。”“爷爷,不用了啦!”“要的要的,快去。”

打开箱子,左手边蓝色中山装的下面就是了,这么多年,钱总是放在这里,总是这个位置,怎么都没变。关上箱子,箱子上的漆有些脱落,老虎印花也少了一只爪子,好像变的只有这些吧。真的要再说些别的话,就是满屋红光喜庆中的他有了花白的发,如此而已,真的,如此而已。

我握着他胖胖的手,很宽,很厚,很粗糙,很温暖……至少此刻还是。

他的眼睛张得有些吃力,嘴唇很干,呼吸也很沉重,脸上也没有了那往日的神采。黯淡了, 苍白了……

“晓丽……去……把.……箱子里的……相片儿……相片儿……拿来。”

“嗯。”

打开箱子,右手箱边 ,靠门边上的一沓相片 ,用橡皮筋捆着。关上箱子,箱子已有了些许破损,关门的时候还有些吃力 ,老虎印花已经看不清样子了。

一张张的拿给他看。有爷爷早些年当生产队队长的照片,很英俊,很潇洒,是一副俊俏的模样。有爷爷六十大寿的照片,一大家子二三十口人,满满的全是温馨。有远方亲戚,还有家人合影,还有……我孩提时稚气的模样,爷爷拿着这张照片看了很久,很开心的笑了,他说:“看! 多……可爱!”

我压抑着眼泪,强忍的喉咙处那种干涩,握着他的手,紧紧的。他轻轻回握着:“丽,这就是一辈子,你..……要……听话。”

他大口大口咳着血,血溢出来,沾染了那最后一张照片。

现在 ,那只箱子仍然放在那里 ,没有人动过它 ,没有人想要去动它。它好像代表了爷爷,仍然站在那里,微微的笑着。我常常在想,他是不是跟我小时候一样 ,赌气了,就躲在箱子里,等着我去找他,去哄他,去抱他出来,我很惊慌的去打开箱子,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蹲坐在地上,止不住的哭了起来。“大老虎,你快笑啊!大老虎,你是不是躺错了箱子!大老虎,这只箱子里面怎么没有你……”

一只箱子 他用了一辈子。一只箱子,装载了他的一生。

一箱,一生。一世浮华不过归根于箱子,荣辱胜败,悲欢离合,一切都有个终结,终结在——那只箱子。





上一条:哥本哈根公寓


下一条:属于我的窗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