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菁菁校园 >> 正文

背 影

日期:2011-12-07    作者:    编辑:    来源:     点击:

背 影

财经系 工程财会(1)班 肖蝶

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的?什么时候开始发呆的?什么地点我听到了心跳?

背影流光,我注意到那个背影,是因为每次他都太快从我身边飞过,座椅调到1.4米的高度,几乎站着在骑的业余赛车手。在学校主道上看他一个人竞技,观众是一路放学回家的同学,我有一度迷恋那个背影。

这是一个隐秘的事件,一个未成年少女与一个未成年男孩的故事,关于我的哀伤。

我从进那个教室开始就不喜欢这班的人。调节生占80%的班,你总能从某个人的言行中感受到铜臭味,从父母那沾染来的,从朋友那磨练出来的。我却看到了那个赛车手,打着石膏的腿跷在桌上,最后一排的位置,门庭若市,边上有成群的人围着,我在想他是不是骑车摔断了腿。后来知道是打球摔得,后来知道他父亲是XX公司的总经理,后来理所当然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教室,一年多没有说过话的两个人,同桌戏称他是暴发户的儿子,改个QQ备注叫他"非洲难民",因为很黑,牙很白。

从换教室到阴冷的科技楼后,被老师调桌位到了国际纠纷线,第五排的位置总是这样,后面总在吵架,前面总在看书,然后赛车手找我借笔记抄,他有气走五个同桌的记录,一个人坐在我背后,除了能找我借笔记好像也没有选择。那时候才发现很聊得来,才发现我不是书呆子,他不是纨绔子弟。有时候误解只是由于一个人的出身而决定的,再后来有了"4S",有了这个小团体成员,成日混在一起消磨时日,最多时候听他们说"拆",从能拆的拆光,到买来再拆,有时候几乎遗忘了我是个女孩子,他戏称他的七辆赛车为"三妻四妾"。我看他妻妾成群隐隐为了车而怨恨一些事情。

隔年的愚人节前夜,他向我表白,什么都自自然然,到一起就到了一起,仍在校道上遇到他骑车而过,从来都是如空气般从我身边飞过,我会气愤的问他为什么看到我却不理我,他会说,"我骑车从来不看人。"多么直接,多么伤人。我却因为爱而接受了。他也从不会在公共场合和我一起出现,我也认为可以理解和接受了,他会偶尔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他,我总是回答他,"因为你高啊!我们班数你最高。"总是奇奇怪怪的理由,总是甜蜜一阵,痛苦很长时间。

……

碰上5.12那天我们分手十天,我几乎痛苦不堪,那天写了一封信给车手回了家,当时并不知道地震,只以为自己心绪不宁,头晕,倒在床上睡了一天,车手在学校里随着混乱的大队伍转移到操场后,我已经失了很久的踪,没有人发现我不在,他发现却没有去找我,有时候车手总得无情一点,才像个车手,等下午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回到学校后,才知道了事情,才有了那么点余光看他苍白开裂的嘴唇,我发现很多时候我并不了解车手。不久我因为暴饮暴食阑尾炎病发住院十几天,有一天晚上,下很大的雷暴雨,医院里的供电系统被雷劈坏了,我一个人躺在充满水味的病房里,黑漆漆的。给车手发短信,"我一个人在医院,很怕。"他未回,有时候车手是自私的,他想逃避时,可以当什么都没看见。

……

后来却是和好了,他说我是他的情人,他高兴的时候会说我是他的对象,从来跟女朋友不沾边,总之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摆在那儿,有天晚上一起去放孔明灯,甚至还在教室窗口边上放的。不管怎样我也开心好久,偶尔车手开心会载我回家,坐在前架上,他的车特别稳,因为轮胎是特制的,只是车架不适合坐人,很咯人,他总会喊,"你坐在我的刹车线上了,你屁股不要坐那么实……"总是在心疼车。

有一次我在马路边上蹲着,看梧桐叶落了一满地,一到晚上只有黄灯闪的时候叶子打着旋的飞,我痴在那儿好久。甚至看到一对亡命男女骑车摩托车呼啸而过,后面警车追着。然后,有一个巨大的轮胎"吱"的一声停在我眼前,夜不归家无人管的只有我。我跟车手说。"我长这么大,没男的对我这么好,因为没爸。"车手有时候像老头子。他看我老像个小不点。他说,"有时候我还真像你爸。"车手你其实不知道我爸很帅,从照片里就看得出来,你说像他是抬举你自己。

车手你把我藏在你家衣柜子里的时候你特别不可爱,你不知道那柜子太黑,又大又空,我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我知道地板上躺着你最喜欢的赛车,它没事可以在那儿躺着晒晒阳光,它活的光明正大,我却在这儿冷的发僵。

……

后来是你选择离开了我,三年。你说,"现在很多事已经不再是只要喜欢就能继续下去的了。"我只是说了一句,"我比那只可卡都不如,起码你永远不会扔下它。"再后来,你还是爱你的车,没事出去散步,狗有空就去溜,大多数时候在家看你那些零件。删掉我的QQ,拖我进来电黑名单。

爱车你可以光明正大一辈子,爱我你却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再见车手,你背影我已习惯,也许你就该给我个背影就是完美,就是永恒,不该回头对我一笑,让我知道有个人,他的老婆是七辆车。





上一条:冬至日,心有微澜


下一条:青鸟文学社电子文刊第三期发布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