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菁菁校园 >> 正文

游春

日期:2011-06-15    作者:    编辑:    来源:     点击:

游春

李梦雪

一场急雨,将我召回了长江之南。

才下火车,便嗅到了春泥的清新之气。早就听说这里已是暖春时节,那时的我已经迫不及待,脱了厚重的皮囊,换了轻装,准备好投入到这“沐水春风”的怀抱之中。

再难想到春天也是这样迫不及待。才来了二十几日,木桠之间已满是新绿了。连心湖畔这几个好友,那几个蓝颜,或行或止,或轻声耳语,或微亢赞歌,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对极了春意。

上个星期天去武大看樱花,来自异乡的珍宝,争放在空山前、新雨后,满透着奇丽与娇艳。天气也赶得巧,才下了雨,一簇簇粉嘟嘟的花朵娇艳欲滴,我轻轻压下一只树桠,又惊又喜,恐惊扰了那一颗颗灵动的珍珠。我真是俗中又俗的一个人,这一情一景,早已映在我心里了,哪用得着拍照留念。

这几日,学校里的桃花也耐不住寂寞高调绽放了。连心湖畔,那一枝含苞待放,这一簇粉嫩撩人,却正是“盈盈荷瓣风前落,片片桃花雨后娇”。可惜这里没有荷瓣,只好用水中嬉戏的鱼儿来解这无荷的寂寞。

北方的春天是出不得门的,一出门便是黄沙漫漫。而在武汉,这微凉的春风,不骄不躁的太阳,娇艳的花与叶,都不容你闲在屋里。苏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又有诗曰:“未曾出土先有节,即使凌云也虚心。 ”久居北方的我,早就对竹林有了无限的遐想,这里的竹子,虽不似想象之中那般高壮挺拔,却也是清雅脱俗,倒不觉得遗憾。

游了几日的春,离家的苦楚早揉碎在繁枝茂叶中了,我竟不知道原来自己早已深爱这异乡之地。





上一条:四月的早晨


下一条:懵懂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