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菁菁校园 >> 正文

懵懂

日期:2011-04-22    作者:    编辑:    来源:     点击:

湖北省高校2010年新青年小说大赛获奖作品

懵懂

作者:马诗源

那个时候,天空是蔚蓝蔚蓝的,没有一丝杂色,一切都平静的如流水般飘逸,正像是女孩的名字——静忆。静静的旅程中,回忆你一切的一切……

初来到这个城市读书,一切都很陌生,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静忆觉得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父母一直奔波于工作,没有足够的时间陪她生活,所以童年的记忆里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甜蜜的微笑。唯一心爱的玩具便是奶奶一针一线缝出来的胖娃娃。

静忆的性格非同于她人,她拥有别人羡慕的名牌服饰,拥有堆积如山的玩具乐园,甚至是让别人垂涎的零用钱。可是在别人眼里的荣华富贵,对静忆来说也不过是爱的等价物罢了。她渴望亲情的陪伴,可是鱼与熊掌不可以兼得,一个人的时候静忆会想:我伟大的佛主啊,为什么我的生活不能让我自己选择一次呢?哪怕只有一天的亲情也好啊... ...正是因为这样的生活,让静忆的人生旅程也变的异样起来。

她不会因为多着急而没有形象的在街上小跑,

她不会因为多无奈而失去礼貌的顶撞长辈们,

她不会因为多奇特而暗暗失神的看某某某某,

因此她的绰号是冰雪丽人。

清晨的几缕阳光披着“暖暖”来到了这里,将还再沉睡的人们唤醒,阳光透过天蓝色的窗帘,轻轻的洒满整个房间,天蓝色的壁纸将“天蓝色”的阳光整个融合在房间内,就像是象牙塔里的魔幻光韵屋一样。

静忆轻轻的睁开眼睛,可随即又闭上了。初来的光线刺痛她还没有完全苏醒的双眸,待完全适应了“蓝色的”光线以后,她才又一次缓缓的睁开眼睛。枕边又有一小滩浅浅的泪痕,不用多想也一定会知道,静忆又做了所谓家的梦。远处的太阳已悄悄的飘到半空中,偶尔会有几片蝴蝶般轻逸云朵在其身旁游荡,毫不掩饰。望着天,想着十九岁的梦。

有人说:如果今世你没有一个朋友的话,那是因为前世你过的很幸福。今世的朋友注定是你前世的仇人或是你前世多回头看了一眼的人,今世的仇人注定是你前世最好的朋友,今世孤独的行路人注定是前世最受宠爱的人,生生世世,世世轮回,所以应该善待眼前所有的人,不应该去抱怨眼前独特的生活,不应该……

然而静忆也许便是前世被所有人宠爱的乖孩子吧!

浓浓的饭香伴着餐具的碰撞声飘进了静忆的房间,保姆张妈早早就将可口的饭菜摆在了餐桌上,静忆走进厨房,菜肴的香味也变的更加浓重了,不时的偷偷溜进静忆精致的鼻子里。整个厨房都弥漫着菜的香气。闭上眼睛,静忆猜起张妈今天会做什么样的菜来。张妈回头时看见了静忆又再猜今天的伙食,觉得很有趣。也就没有去打扰。心想: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片刻间屋内突然变的很安静,惟有炉火还再“呼呼”作响,静忆睁开眼睛,便看见张妈在愣愣的看着自己,心中不由的泛起丝丝羞意。看着眼前羞愧的孩子,张妈微微的笑了笑。

“早……早啊,张妈。”静忆说,“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随即便摸了摸白皙的脸。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张妈。

“没有,快吃饭吧,要不会凉的!”张妈一边指着餐桌一边和蔼的说。

张妈和静忆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一起在人生的航线中旅行, 在静忆上小学的时候,张妈就一直陪伴在她身旁,久的就像张妈知道静忆的早餐需要一杯低脂肪的鲜牛奶,一片奶香地黄油面包,一个新鲜地红苹果... ...太多太多地习惯已成为张妈的生活习惯。张妈一辈子膝下无子女,孤零零地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所以张妈将全部的爱倾注在静忆身上,对待静忆就像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就像是了解自己的女儿一样了解她,知道在什么时候静忆需要什么,知道在什么样的场合要怎样做... ...静忆在张妈的面前也从不摆小姐架子,对待张妈也像对待自己的妈妈一样关心尊敬。如果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饰演着妈妈的角色,那么,无论她是不是你的妈妈,你都会心存感激,觉得妈妈就在你的身边一样,油然而生出片片温情!

吃过早饭后,简单的梳理一下,静忆就去河边散步了。河边是静忆来到这个陌生地城市后发现唯一美丽地地方。

六月的小风伴着微微地花香从远处柔柔地飘来,柳叶也随着轻柔地风儿卖弄身姿,碧绿地草地将大地尽收身底,池塘中的荷叶伴着轻轻溅起的涟漪在水中舞动着,一大群鸭子“嘎嘎”地叫着,嬉戏着。此时,如果没有声音这种物质打扰着,想必眼前的一切也应当变幻为美丽地画卷吧!

然而这眼前的美景却被远处地一声声呼唤所打破。远远望去只见“逍遥亭”中,一个中年男人拉扯着一个和静忆差不多大的女孩,女孩不断的反抗着,可是脸上分明挂着一副玩世不恭地表情,一看就是一个不良少女。本来静忆并不想去帮助一个恰似小流氓的人,可是静忆却又不想让那种人渣在世界上多存活一天。矛盾中静忆还是决定救那个小女孩一次。放下眼前的美景,静忆来到了“逍遥亭”。远远地,静忆依旧那样不失形象的走着,别看她纤细婀娜,她可是略微精通跆拳道的,虽谈不上黑带什么的,可对付一两个小流氓还是绰绰有余的。

“请放手!”静忆平静的说。 相同地时间内。两个人也转过头看看眼前纤细地女子。静忆依旧没有像武侠影片中的女飞侠那样凭空踩雁般踏着轻功,如水飞燕般飞落在敌人眼前的屋檐上,大喊:速速放人,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而是文文弱弱般,带着一丝请求味道的开场白,又有谁知道:这文文弱弱地背后隐藏着什么。中年男人和小女孩都愣在了原地。见“罪犯”没有放手的意思,静忆二话没说,上去就是一个下劈。只见一个大肉墩就那样矮了下去,然后几乎溶于地球表面,之后按照常理本应该是获救的女生跑到静忆身边感动地泪流不止,可是就在同一时间段,恰巧感激大仙出门休假,让事情发生了扭转乾坤地变化,让人大跌眼镜,黄鼠狼给鸡拜年了,公鸡也去河里游泳了,狼也能爱上羊了……一切的一切都发生了天大的变化。只见女孩跑到中年男人身边,喊了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爸,你没事吧?女孩用手揉着中年男人的头部。

“爸?”静忆惊的目瞪口呆,眼睛也不愿意眨一下,生怕眼前的一切是幻觉。

中年男人双手抱头,从眼神中不难看出他有些晕沉沉的。静忆走到妇女身边,慢慢蹲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切,静忆希望就在刚刚出脚时,时间就此定格。空气紧张的让人无法呼吸,周围弥漫着死亡地气息,仿佛 一切的一切都蒸发于地球……

不久,男人缓缓清醒过来,周围紧张地空气也渐渐缓和起来,静忆也微微地唤了口气。可没过多久由不得不再一次的紧张起来。也许平静过后便是无可预知地暴风雨吧!人生的定义也许就是:苦难与欢乐的共存,如果人生没有她们,那么人生便不再是人生了。

“孩子,没事了,不用担心!”中年男人温和地说。

也许有时平静的背后不一定会有暴风雨的出现。往往一些事情的结果会超出你思想的氛围。一切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

“真的对不起了,我不知道……”静忆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内疚,也许是谴责,也许是哽咽,也许是……

“呵呵,不要自责了,都怪这个淘气地静忆,越来越不听话。”中年男人无奈地遥遥头,打着圆场地说,“如果我是你的话,也许也会像你一样,呵呵,不过我会轻一点的对待他。”

静忆的脸红的像一个柿子。

“……”

静忆还是低着头,不肯抬起。

静忆爸爸从地上爬了起来,静忆连忙跑过去扶起静忆爸爸,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思绪不知道从何起,人生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无人晓得。

雨花石不知道作为一个人的心酸,只知道将无限的寂寞流落于人间,为何女娲仙子不将最后一块彩石带走?却留下来酝酿无限离别与伤痛,轻轻地这个世界变的好渺茫,远远地望一眼这个奢华地世界,原来真的变了!

安静的背后是什么?离别还是所谓的感动呢?雨花石不懂得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不晓得所谓的人情世故,在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里还能够剩下什么呢?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的迷茫,总是绕着一个地方转个不停。

社会虽然在改变,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却依旧那样温情柔顺。

太阳依旧会按着昨天的方式运转,然而人却不能总是按着昨天的规律生活。有人说:生活就像一杯越沏越淡的茶,会随着你的逐渐添水而变得索然无味,直至没有了茶的香浓。对于静忆而言生活不过是如此罢了。

绿莹莹的葡萄挂在了高高地架子上,伴着叶子的轻微摆动,让人不自觉的就进入了思绪的都城,一缕缕恬静地小风毫不遮掩的在你身旁徘徊着,就是让人伸手不可及,可又却想将它微微地送入怀中,生怕会弄疼它薄弱地身体。

静忆依旧这样安静的平静的,坐在花园的石椅上,安静的听着音乐欣赏眼前的一大片静忆树,思绪的不由的联想起昨晚那个叫樱桃的小妮子,为了过一种叫做叛逆的日子,不惜一切代价。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人,没有明日的幻想,没有昔日的拼搏与奋斗。

一大朵“鸡冠”花,在院子的角落里悄悄地生长着……望着太阳,就那样的长大,周围的花圃理又这不知道名字的草叶,就那样的陪着鸡冠花成长,没有一丝怨言,仿佛这一切都是它应该做的一样。鸟儿也叽叽喳喳的叫着,这个世界就是它的天下一样,挥洒着歌声。

乘着微微刮来的小风,思绪就这样的飘回了昨天。

柳树下有一个石砌的台阶,绿色的土地就这样的一直延伸于一扇高大的木门边,安静的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人们,静忆就这样的走着,一切都在沉默,周围静的可怕,樱桃爸爸的脸上始终都带着微笑,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与闹喧无关一样,整个世界都有爱的芬芳的降临在这里。

樱桃爸爸推开了古木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美得让人憩息的画面。

庭院中间是一棵伸展着的梧桐树,硕大的叶子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停留在空中。一大群鸟儿在庭院的上空徘旋着,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好像一停下来别的鸟儿就会抢占了自己的位置,所以他们就这样的飞啊飞,一直飞往家的彼岸……

梧桐树下是由树根做成的桌椅,一大块玻璃就那样的平躺在了树根上,毫无忌惮的享受着风给予的凉爽感觉,接受着阳光的洗礼,承载着树荫的沐浴,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欣欣向荣,仿佛在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梦幻,似童话又宛若在现实生活中游荡,似在游荡可是有那样的快乐。

在这样的院子里仿佛永远也不会由寂寞,因为爱的气息永远弥漫于它的上空。蓝色的天空下不是只有孤零零的秋千在飘荡着,而是一张张发自肺腑的真心微笑。有时候即使秋千上爬满大片叶子的藤蔓,也不能诠释它就是勃勃生机的,快乐也不一定弥漫于它的周身。

远远望去,庭院中有一个小孩子在埋头写着什么,时而严肃,时而皱眉,时而微笑,时而又好像在忧伤着什么……这一系列的变化不由的吸引了静忆。

原来小男孩写的是一篇作文。

作文的大体是这样的:回忆起我小时后常常生病,我记得有一次我晚上发高烧,那天晚上我妈妈不停为我用冰袋帮我降温、吃药等等……我妈一晚没有和眼,到了六点多钟就抱着我去找医生。我的爸爸妈妈不仅关心我还很勤劳,他们为了让我多读书,不管这么辛苦都不怕,我爸爸经常写文件,常加班、常开会,而且,有时在睡觉的时候还在写文件,让他不能好好睡觉。我妈妈更辛苦了,每天早晨六点多钟起床,又要卖菜、做早餐给我吃、然后煮好我午餐饭,她还要上班又不能迟到,晚上下班一回家就做饭给我们吃,有时我还要她帮我报听写生字,我妈一边冼菜一边帮我报听写的,每天看我妈忙上忙下真的很辛苦呀!但她不怕辛苦,还把家庭卫生搞的很好整齐等等。每到星期六、日,爸爸、妈妈都会带我去莲花山公园走一走,本来星期六、日是他们自已的休息时间,但他们几乎每周末并没有好好地休息,而是用这些时间来带我出去玩呢。

父母这样做全是为了我,希望我读好书,长大成人后有文化、有知识、有… …才能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我不会辜负父母的期望,一定要好好努力学习,长大报答父母养育之恩。我和父母之间的爱是默契的,明朗的。我一定要读好书,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因为你们永远是我心灵中的一盏最明亮的启明灯。

静忆想:回忆父母养育之恩,发奋成人成才??,父母儿女心,天下第一情。家庭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课堂,父母是这个课堂中从始至终的老师。我们在这个课堂里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从此,我们在父母爱的教育下一天天长大。是父母的爱给我们力量和勇气,父母的爱是每个人一生中所经历的最伟大,最无私的爱。可是我呢?由何尝不是渴望这样的爱呢?即使让我住进一室一厅的房子我也愿意啊,因为我讨厌大房子里的寂寞。

男孩的文笔很稚嫩,可是感情的色彩却无处不在。有时候人长大了却遗忘了该如何学会去关心别人,想念别人,爱别人……男孩的笔触很简单,可是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那样的跳动着。像是在诠释,又若似在感激,

男孩看见静忆在读自己的作文,忙用一双白皙皙的小手掩盖住作文,可上面还依稀的透漏着一块块文字的斑迹。脸上露出似羞非羞的红润,没有人能读懂一个男孩心里的故事,这神请似乎那样的熟悉,又似乎这样的陌生。

樱桃走到男孩身边,上去就是一粒“栗”子,然后说:“死小子,你还会害羞啊!哈哈……”

听见这样的话让静忆这个小薄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随即便听见男孩说:“姐,你怎么这样啊?”

“我怎么样了?你说啊?你都说啊?” 樱桃又拿出她霸气的一面。

“你,你……哼,不理你了。”男孩拿起本子就走了。

忘着男孩远去的背影,静忆想,这一家人怎么都这么的奇怪啊?如果静忆似弟弟就好了,给人一种大家风范的感觉,抬头看了一眼樱桃,不由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太难了。

这让静忆不由的想起了这样的一个笑话:一个人有一天突然遇见了上帝,上帝说: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那个人拿出了地球仪说:““请把地球变和平吧!” 上帝说:“太难了,还是换一个吧!”那个人又拿出了朋友的照片说:“那把这个人变得漂亮一点吧。”上帝说:“还是把地球仪拿来吧。”

说话间,一个人女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说:“樱桃爸回来了。”

静忆上下的打量了一下那个刚刚出来的人,女人的身材有些臃肿,却也不影响让别人看的感觉。齐肩的头发就那样自然的垂下来,一排洁白的牙齿伴着微笑的面孔毫不保留的展现给别人。空气中弥漫的物质仿佛是如此的和谐。

妇女走到静忆的身旁问着静忆。

“樱桃这个女孩是谁啊?你的朋友吗?”

“不认识!”语气中带着不逊,可妇女却没有生气意思,随即看向静忆爸爸。

“说来话长,还是先让客人进屋吧!” 樱桃爸爸乐呵呵的说。

“说的是说的是,看我都给疏忽了。来,进屋吧!”妇女拉起静忆的手向屋子里走去。静忆平时是很反感别人拉着她的手,包括张妈也是不习惯的。可是今天却没有反感,不知道是内疚,还是真的被融化了。暖暖的握着女人的手,不是温暖的感觉,而是一种幸福的味道流入血管。

木制的靠背椅、缤彩的电视、洁白的墙壁、澄澈的鱼缸和安静的别院。浓浓的爱伴着柠檬的香味一直弥漫在空气之中。有些时候家就是这么的简单,不需要奢华的摆设,不需要装饰的伪装,只需要爱就足够了。

静忆想:生活在这样的家里应该是很幸福的吧!

在阳光最足的屋子里是一个厨房,一股股的香气正从那间屋子里飘出来。

樱桃妈妈说:“还没吃饭吧?来,先进屋吃饭。”

“是啊,是啊!快去吃饭吧。” 樱桃爸爸复合着说。

说实在的经过今天这么一折腾静忆还真的有些饿了,再加上桌子上诱人的菜色竟让静忆忘了拒绝。也许读到现在的你会想:难道静忆这个傻丫头就没有一丝防备的意思吗?随随便便的就去别人家吃饭,其实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的:也许因为一个眼神,也许因为一句话语,也许因为一次动作,就让你从中得到了一份相信。所以在生活中,我们要真心的接纳别人,这样我们的生活就会变的更加欣欣向荣。

桌子上热气腾腾的,桌子周围是一张张真心的笑脸。

对于一个人而言,所吃的饭菜不一定要那么丰盛,只要合口就好;有时候幸福不一定要写在脸上,发自肺腑就好,所以在静忆眼中,这一桌子饭都是溶入幸福的,永远不会有淘气包来打翻五味瓶。

“静忆啊,多吃点,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一样。” 樱桃妈妈很客气的说,随手夹了一块锅包肉放在静忆的碗中。

“妈,你偏心啊!我才是你的女儿啊。” 樱桃妒忌的说。就这样静忆挨了静忆妈妈的一粒“栗子”。

有时候家的概念就是这样的,不是一份多么贵重的礼物,却能感受到爱的暖流一点一点的袭满世界。

热气腾腾的桌面上,你看不清我,我看不清你,可是却能深切的感知到对方的心。心与心的相系才是幸福的构建物。

随便聊了几句,天色就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静忆也不好再打扰就先告辞了。

静忆家门口。

“静忆,要不让樱桃爸送你吧。” 樱桃妈妈说。

“是啊,是啊。” 樱桃爸爸说。

“呵呵,没事,看,我可是会铁砂拳的啊!不过还是谢谢樱桃爸爸和樱桃妈妈了。”静忆慧心的一笑说:“不过我还是很担心樱桃的。樱桃妈妈,你要好好的和樱桃谈一下心啊!”

“嗯,以后才来玩啊!” 樱桃妈妈说。

……

走到路的拐角处静忆不由的回过头再一次看了看樱桃家的方向,一家四口还在远处望着她。静忆摆了摆手。然后好像是鼓起很大的勇气似的在路的尽头向右走去。也许是静忆爱上了樱桃家,也许是因为她已经被“爱”给神圣的孵化了,总之,静忆是真的爱上了樱桃家。

夜色中的风有一些阴冷,静忆不由的紧了紧领口,随后便伴着黝黄的路灯,踩着时而被拉长,时而被剪短的影子,踏着独有的步伐消失在拐角处。此时静忆在想:樱桃一家是否已经回去了呢?

人与人也许一辈子也不会认识,可是却一直看着同样的世界,所以为了这一切请向你身边所有的人露出甜美的微笑,让爱的精神尽情的传播,让爱的力量更加凝固。

外面的天已经黑的不成样子,而在静忆的家里却一层淡淡的压抑感,幸福对于我们而言是比金钱更加重要的物质。

屋内的灯光依旧安安静静的停靠在那里,静忆妈妈在书房里做着昨天做的事,然而静忆爸爸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加班到深夜,今晚他一直在外面坐着,看着幽幽暗暗的天空,瞳孔深邃却又是那样的浅薄,一圈圈烟雾周旋于他的身边,显得更加的沦陷。人说吸烟的感觉快活的胜过于神仙,然而眼前的静忆爸爸却一直紧皱着眉头,并没有飘飘欲仙的神情。我想,一个人如果迷茫的时候就好像通往煤窑深处的小铁车一样,一直探测着生命的尽头。

这个家一整天都是如此的淡漠,每个人都顶着“大大”的头忙活着自己事。

静忆妈妈拿着一个小毯子走到门口的木椅上,递给静忆爸爸。

“我说,夜晚的风很冷,别着凉了。”

“嗯。”静忆爸爸点点头。

静忆妈妈坐在静忆爸爸的身边陪着他一起看着外面摇摇曳曳的树枝,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时间也许就此而定格了。

就这样过了好久。

“小蝶,你说我算个失败的父亲吗?”静忆爸爸说。

“……”静忆妈妈错愕的看着静忆爸爸,被这突来的问题问的愣住了。可是还没容得静忆妈妈回答静忆爸爸又接着说。

“我们结婚20多年了,你我整天的忙于单位,我们就像这样坐在一起的机会都很少。你真的幸福吗?静忆变成一个孤孤单单的小孩我没有做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从前我一直关心于我的事业,将你和静忆都忽视了,才使得孩子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对不起”说着说着静忆爸爸便流下了泪水。 望着丈夫流下了泪水,静忆妈妈眼睛也湿润了。

“爱国,不要难过。你这样我会更伤心的,我也没有做一个好妈妈。爱国,我们一起改变静忆,用我们的爱。”静忆妈妈坚定的说。在那么一刹那间俩夫妻的眼中都闪着异样的光忙。

失败,天底下是没有完全失败的人,人之所以感觉失败是因为他们在面对转折口的时候,没有人可以为他们指引方向,所以,不要轻易说放弃,也不要轻易宣判别人的死刑。?

静忆从屋子里走出来,看着对面两个人互相依靠着,心里很高兴,因为它觉得这种画面好久没有在这个家出现过了。

“妈妈,明天我要买白鞋。”静忆说。

“哦,为什么?不是有一双吗?”

“那双鞋开胶了,我真的不能穿出去,我觉得那样别人会笑话我的。”

“这么小你怎么就可以挑吃挑穿呢?”

“我没有,您什么时候才能主动的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从小都没有感觉到像别的小孩子一样浓密密的爱。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工作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事情越发的激烈,仿佛一个大魔鬼张着血盆大口,正一口一口的吃着本属于静忆家的温馨。

静忆一把将手里的苹果狠狠的放在茶几上,就在那一瞬间静忆感觉到脸火辣辣的,抬起头看见妈妈的手又要举起来。此时静忆向一头被激怒的小豹子一样发了疯似的冲出家门。

静忆爸爸急切地要去追。

“爱国,不要… …不要追她。让她去吧,她也不是… …是小孩子了,她有自己的选择权”静忆妈妈带着哭腔说,手掌捂着胸口,泪水不停的流着,她想: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到底是谁欠了谁的?

“小蝶”静忆爸爸抱着心脏病的妻子,泣不成声,然而心里还一直想着:女儿你快回来啊,爸爸妈妈不能没有你。

两个人就这样坐着,更确切的说是哭着。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的静忆妈妈,一件一件地想着关于静忆的记忆。一直想着女儿的忆、爸爸,一遍一遍地打着女儿的手机,电话那边也一次又一次的传来那温柔地声音: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静忆爸爸不会放弃,因为他知道静忆是爱着自己家人的,视手机为命的静忆一定会有开手机的一天,所以每个5分钟,静忆爸爸就拨打一次电话。两个人分别怀着自己的心事,却等着相同的人。

有的时候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人说:对未来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就像是爱一样,我不知道明天的生活会有什么样的规律,不过我知道,明天我一定会像今天一样的快乐.感恩?是中华民族的优良品德所以我真切的希望爱可以感化每一个迷失方向的人.与其说每天消沉的等待,不如像富兰克林说的那样:希望是生命的源泉,失去它生命就会枯萎,所以,就受爱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接受明天太阳的升起/

长途客运站门口。

静忆站在天空下看着外面漂浮的光线,也许每个离家的孩子都在想,为什么没有人出来找我呢?哪怕是一声责骂也好啊,因为在人们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早已被爱的锁扣紧紧扣住,每个人在想走出的时候,应该都会有一份浅浅的眷恋,如果此时你给予他一份薄薄的关心,她也会高兴的和你一起回去。然而对于静忆而言,为什么没有人来找我,就这样她眺望远方,一直期盼着,然而激动中她却没有想到:父母已经发了疯似的在街上奔跑着,寻觅着她的身影。

手中的车票已经被揉搓的不成样子,这是一张“死亡证明”吗?不知不觉中静忆觉得自己被判了死刑。对于静忆而言,她必须离开,去自己想去的地方追随梦,可是人们在这时候往往忽视了一件事情:梦毕竟是梦,现实永远是现实,梦与现实有着太大的差距。

当车子开始检票的时候,静忆缓缓的走进了检票口,广播中一遍遍传来播音员催促的声音:开往哈尔滨的额客车就要出发了,情各位旅客带好你的行李到1号检票口进行检票,同时祝你旅程愉快……

愉快?这根本不是旅程,而是我就要离开这里,不会再回来!再见了我的家乡,再见了我的家人,再见了我的朋友,再见了一切的一切。呵呵,也许应该是诀别了我的家乡,诀别了我的家人,诀别了我的朋友,诀别了一切的一切。静忆这样想着,宛若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在写一封长长地遗书,又好像在留恋着什么!

车窗外两旁的树一直向后面滑着,树枝不停的摆动着,似乎都在于静忆道别着,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然而……

坐在火车上,静忆拿出手机,想开机,却犹豫着。她不知道开机后会意味着什么,索性将手机放回口袋,不去想那些该想而不去想的东西。

18岁,这样花季雨季的年龄,静忆叛逆了,那28岁静忆又会怎样呢?看着西降的日头,做着自己年少无知的梦,原来生活并不同于童话。就像某人说:一个人在没有走完一生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是悲剧,还是喜剧。

恍惚中,静忆睡着了……在一次醒来已经是早上,静忆揉揉刚刚睡醒的眼睛的眼睛。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早上4点,

也就是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哈尔滨了。

电话一开机就有N条信息塞进来,静忆的手机仿佛一瞬间就要爆炸了一般。逐一翻看这些差点害死自己手机的“罪人”,心情也变得乱糟糟的。

“静忆,快回来啊?妈妈再也不打你了…”

“静忆,我是爸爸,爸爸想你。”

“宝贝,快回家啊”

“姐,你在哪?妈,都病倒了!”

……

信息还没有看完,静忆就看见手机显示妈妈的来电。

妈妈两个字在屏幕上一闪一闪,宛若一颗颗承载着心痛的子弹一次次猛烈的射向内心深处。

第一次,静忆没有接;

第二次,静忆没有接;

第三次,静忆还是没有接。

……

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电话却一直没有停过。

最后,静忆接了电话。可想而知,电话那面焦急的父母应该此时是多么的激动。“静忆,是你吗?我是妈妈。”电话里传出妈妈熟悉的声音。

“……”静忆没有说话,也许是自尊心作怪,也许是激动的不能说话,总而言之,不管是什么,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静忆想妈妈。

“静忆,不要不理妈妈,妈妈……妈妈都是为了你好啊!回家好不好乖女儿?呜呜呜呜物……”

“你还给我打电话做什么?别跟我说话!”静忆硬生生的说,但是又有谁知道她内心是多么的兴奋,因为这个电话她等了很久,有哪个离家的孩子不想回家的?

“静忆,妈妈一直爱你,妈妈想让宝贝快点回家,妈妈病倒了,妈妈正躺在床上,妈妈想静忆,呜呜呜呜……”静忆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被母爱的力量攻破了,静忆再也不能欺骗自己,因为心已经告诉她,她需要的是什么。

“静忆,我是爸爸,你快回来吧!我和妈妈已经已经找了你好几天了,乖女儿,快点回来啊!”爸爸的声音顺着电线传了过来,“女儿,不要再怄气了,对身体不好,妈妈已经病倒了,你不能再病倒了!回来好吗?”

“快来啊,静忆,你不回来,妈妈也不想活了……”电话里隐约传来妈妈的哭诉声。

母爱是什么?如果说母爱是流淌的泉水,那么身为子女的我们应该便是泉水中的一条条欢快的鱼儿吧,我在你的怀中,而您却永远的将我放进心底,倘若让我有一次选择,我想,我愿意化作晚风中的一粒水珠,带走你面颊之上的闷热:母爱是无私的,然而,身为子女的我们又何成晓得“妈妈”一词的真正含义呢?

静忆已经不能再坚强的撑下去,因为,母爱父爱,已经将静忆内心里的心结打开。有的时候只要是把是情谈开,那么,无论多么复杂的心结都能巧妙的解开。所以,现在你应该去和与你有过心结的谈合开,这样生活是否会更加的美好呢?

“妈妈……妈妈,我也想你,我真的也很想你,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对我?我真的好想回家!”静忆已经哭了出来,这泪水夹杂着懊悔,夹杂着思念……

“静忆都是妈妈不好,你快回来吧!”

“恩……”

“爱国,静忆说他要回来了!静忆说他要回来了!”静忆妈妈激动地说。

“静忆,你找个地方先住下,我和妈妈马上去找你,告诉爸爸你在哪?”静忆爸爸着急的问。

“我在哈尔滨”

“啊,那么远啊?静忆啊,你说你怎么走那么远啊?哎……你先找个地方住下,我和妈妈马上去接你!”

“恩!”

放下电话,面对车上陌生的赶路人,原来生活真的是很精彩,静忆想:如果生活是黑白的,那么我会用手中的笔将它染成彩色;如果生活是黑暗的,那么我会用生命中最后一份爱将生活点亮。

广播中传来播音员的道别的声音:亲爱的旅客朋友,感谢与你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有10分钟,我们就要进站了,欢迎您下次乘坐……

10分钟后。

随着人们步伐,静忆走出了哈尔滨站。虽然已经是盛夏,可是清晨的哈尔滨还是会泛着一丝凉意,一缕缕冷风钻进静忆的鼻子里,让静忆感觉心酸酸的,想念家人的感情热潮又一次浮上心头,不过,还好的是家人又回到了身边。

将行李寄存后,静忆就打车去了索菲亚教堂。静忆信仰的宗教并不是耶稣,但是她却爱着索菲亚,因为这是用一种美的眼光去欣赏。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在说爱,而又有几个人做到了爱呢?

当出租车抵达终点的时候,索菲亚的身影“哄”的一下冲进了静忆的眼里,除了建筑以外一切的东西都仿佛罩上了马色克一样。

静忆满含泪水的走近它,当泪水滑过脸颊的时候,静忆的心平静了。在神圣的索菲亚仿佛从来就没有叫激动的名词,这里只有感动。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撒在索菲亚上,一瞬间一个个小白点从天空的各个角落飞来,漫天的蓝在一瞬间变成了漫天的白。静静一看,原来是一只只展翅飞翔的白鸽。此情此景,心也跟着豁然开朗。

砖砌的墙壁,木质的门窗,一切都显得那么旧,就像是蕴含着一个很久远的传说,可是这传说又要让你自己去寻觅。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似懂非懂的感情,才让静忆毫不犹豫的爱上这里。

静忆顺着石阶网上望去,整座建筑是典型的欧式建筑,三张不知名的照片挂在房子的最高处,有人说这是圣母,但是静忆想,无论你是谁,你终究有你自己的归处,而我也即将回到属于我的梦幻王国,也许每个人都有他固定的栖息地。眼前的景色,美得让人神韵,但是它永远不会属于你自己,静忆喃喃的说着。

此情此景,需要的石壁上眼睛,慢慢用心品享这种感觉。一个人旅行时枯燥乏味的,她的味道不亚于流连,可是口感却截然不同。一个是留恋,而另一个是难过的即将死去。揉揉的风顺着方向的飘荡,悄然钻进静忆的鼻孔,一股浓浓的酸味从心头泛出,两滴无名的泪水也恰时的流下来,静忆想家了……

在陌生的城市里,静忆做着公交车左奔右走着,在这个硕大的地方她没有可以依靠的,寂寞却总是无情的陪伴。唯一不变的是:阳光还是一样的温暖。口袋里的钱已经屈指可数,看着别人口中的冰淇淋,静忆想吃,可是却没有钱,她知道自己饿,她也知道她的早饭还没有解决。离家的孩子,无论你在何方,无论因为什么原因你离开家,请回家吧,因为家永远是你的避风港。每个小Baby都是上天给父母最好的礼物,他们会好好疼惜你,不要再像一粒尘沙般随处飞扬。

沿着马路与街上的车相逆而行,静忆什么也不敢想,因为害怕眼泪流下来的时候,诠释了自己的无助。无论是多么倔强的人,但他伤心的时候都会露出孩子的一面。有的时候只不过是给自己罩上了一副面具而已,所以说每个人的生活真的是很累,因为活的不够自己,想的太逼真,做的太梦幻。

静忆不由自主的走到火车站。

整个广场都是一张张不熟悉的脸,整个世界的人都与之擦肩而过,没有意思表情。静忆在车站外面的椅子上坐了一天,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静忆的手机响了

“喂,静忆,你在哪?妈妈到哈尔滨。”静忆刚接起电话就听见妈妈焦急的声音。

“我在出站口。”

“你在那等妈妈,妈妈马上就出来了。”

“恩。”静忆本来是想说,妈,你慢点,不急。但是没有说,总觉得心里有就行了。有的时候你看某个孩子总是大大咧咧的样子,其实他不一定就是一个内心不细腻的人。

出站口。

静忆远远的就看见妈妈瘦瘦的身影,在拥挤的人群中显得竟然是那么渺小。原本漂亮的面孔,被一天的行程折腾的略显苍老,头上的秀发在风中飞舞着,尽情的摇曳,像是一艘旧船在没有风的午后拼命地摆动着。手中拿着一个透明的塑料口袋,袋中依稀的可以辨认出碎碎的蛋糕沫,和一个红的刺眼的柿子,以及喝了半瓶的矿泉水,苍老的目光在人群中焦急的寻觅着……

短短的几分钟,一段段记忆如幻灯片似地在静忆脑海中闪过。

从第一次摔倒时,妈妈心疼的将自己扶起后抱在怀中;第一次想家时,妈妈难过的劝自己劝说后妈妈哭了……

人与人之间总有一种感情在牵引着,即使像风筝一样,中间的连线断了,一端的线伴着风筝飞走了,另一端的线即使遇到新的伙伴也会用一个结深深地诠释自己的想念。生活中某人不是不关心,而是人与人之间关心的方法不同而已。

静忆妈妈看见女儿泪水已经不能控制的哗哗流下来,静忆看见妈妈的泪水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俩个人见面后为什么会泪流满面呢?这里面应该不单一的是想念,也许是因为流着相同的血,血的感知,会让情感沸腾……两个人坐在客运站的长椅上,谈着心事,静忆说了樱桃一家的事,静忆妈妈听后,明白了孩子的意思,原来外表再怎么大的孩子,她是真的很想得到父母更多照顾,自己一直忙于工作,现在她决定放下工作,以后好好陪着孩子,想到这里静忆妈妈将怀里的静忆又深深的抱紧一下。

“宝贝,让妈妈今天好好的爱你,咱们也过一回普通人的生活”静忆妈妈说。

“恩?”静忆惊了一下,“恩”随后又深深的点点头。

在哈尔滨这个古老的城市里,有一对好像好久没有联系的母女,手拉着手,漫步在哈尔滨的某条大街上,没有吃法式菜肴,只是到处吃着路边的小吃摊。没有坐着出租车,只是到处坐着拥挤的公交车……

又一次站在索菲亚的面前,静忆双手合十,双眸紧闭,在心中默默的说着:我伟大的神啊,虽然我没有信仰您,但是感谢您让我今天得到我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东西,那就是爱,其实最应该感谢樱桃,是那个倔强的女孩让她有勇气打破没有爱的生活。希望你不要再叛逆,好好的开始你新的生活……

坐在返程的路上,静忆一直抓着妈妈的手,生怕这是梦,明早醒来,什么都没有了。静忆妈妈看着孩子的表现,在心里默默的内疚着,十几年了都没有好好照顾你,请让我现在来弥补曾经欠缺的爱吧!

生活中还在迷茫的你,可不可以停下来,好好的想想曾经点点滴滴,感知一下生活。这是一种懵懂的感觉。青春,偶尔的叛逆的一下,并不是都是坏处的,有的时候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一个需要梦想,一个需要方向,一个需要眼泪的年代,我们青春懵懂着,我们曾经迷茫过,人生的航线不能总是偏差的行程,偶尔要拿出口袋中的指南针辨别一下方向。

请静下心来,慢慢回忆。





上一条:游春


下一条:三 生

打印】 【关闭

热门文章